从大别山脚下到身价65亿美元,他究竟经历了什么?

高转青年 | 2021-03-02 18:00

局长出身比大多数人好,继承着父母留下来的上亿房产,每月百万收租。但每天收租,喝早茶,睡觉三点一线,行尸走肉般的生活,让局长渐渐陷入焦虑,抑郁,自我怀疑的境地。

思考人生,成为了局长每天的主要活动:我是谁?我为社会创造了什么价值?我是社会寄生虫?我是啃老族吗?无穷无尽的无意义思考,最终把局长拖垮。在心理治疗期间,励志读物成为局长唯一的心理慰藉。从希特勒的《我的奋斗》,到山本五十六的成长故事,都是局长的阅读书目。

当局长看到啤酒馆叛乱时,恼人的手机提示声响了起来。我拿起手机一看:“蔚来市值超越宝马”。咦,这不是把发布会开成纳粹动员大会,一个月内自燃了两次的蔚来吗?何德何能啊?

一家成立仅6年的车企,竟然做到市值600亿美元,成为中国第二高,世界第七高。这样的奇闻,极大地调动起局长的兴趣,霎时间,局长从忧郁的状态中走出,投入到了对蔚来的尽职调查当中。

首先,我们要从蔚来背后的人--李斌,进行故事的开端。

跟局长不一样,李斌是穷人家出身,家住安徽大别山脚下的一个村庄。但穷人有穷人的好处,像局长这样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,坐拥上亿房产,每月收租百万,每天不是睡就是吃,人生完全没有了斗志,但穷人家的孩子一般比较懂事,有一种冲出大山的决心,而李斌就是这样的人。

当同龄人选择走中专,职校的道路时,他选择读高中,并最终考取了北京大学,成了李彦宏、李国庆们的师弟。

在大学期间,李斌打过五十多份工作,最成功的是推销员。后来他在大学辅修计算机,他是当年全校唯一一个文科生取得国家计算机系统分析师考试的人。

还在读大三时,他就创办了网络公司南极科技。毕业后去了李国庆的科文书业,也就是当当网的前身。不过受不了夫妻店管理模式,他最终选择离开,回到了自己的南极科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李国庆 俞渝

千禧年之际,李斌创立了他的第二家互联网公司——易车,主营汽车垂直领域的媒体业务。在硅谷互联网泡沫破裂后,投资人突然决定撤资,霎时间,易车面临的资金缺口高达四百多万,已处于危急存亡之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纳斯达克指数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狂泻

李斌这时候做了一个让很多人吃惊的决定:自己举债全资收购投资者股份,把易车的债务转移到自己身上,让投资人安然退出。

网易也在这场危机下存活了下来,并在2010年,李斌率领易车在美国上市,成为海外上市的第一家汽车互联网企业,市值曾超过10亿美元,现已被腾讯收购。

后来他还投资了摩拜集团,并在2014年成立了蔚来汽车。

在2014年,还有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,以及何小鹏的小鹏汽车。这段时间,正是中国新势力造车的第一个高潮。

蔚来,小鹏跟法拉第在那个时候都一个样PPT造车,大肆地拉拢各种投资人。这三家车企发布新车的时间差不多,都在2018年推出第一款车。而蔚来抢先一步,在2018年9月就在纽交所上市。

不过后来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,法拉第未来凉了,小鹏选择中低端路线,而蔚来则直接走高端路线。

电动车,自主品牌车的质疑声历来就存在的。蔚来作为一台自主品牌车,一台电动车,还要卖四十多万,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众人议论的对象了。一场网友,蔚来公关与蔚来车主的争斗正式开始。

把整件事推向高潮的,还是某自媒体的蔚来ES8评测。

当时某自媒体痛批蔚来ES8的各种缺点,与当时的主流车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一向语言犀利的他当时是这样评价蔚来ES8这款车的——“目前为止我开过的故障率最高、故障种类花样最多的车,没有之一”、“蔚来ES8就是一辆行业罕见的赶鸭子上架的半成品车,到目前为止我就没见过一台这种完成度就敢上市的车”。

而且当时还被李斌指控人身攻击,跟李斌撕了一场。

在车辆的质量不好之余,营销手段也十分清奇。为了掩盖车的续航里程不足的问题,他们想到了一个奇招,用拖车拉,用“奶牛车”来充电,并美其名曰有良好的服务。最后还把ES8可以开上青藏高原。有才的网友称,这是新世纪的四大发明。

虽然网络的负面消息一大片,但在2018年下半年仍能交付11348辆,不得不佩服蔚来公关的能力。有一个做过推销员的CEO就是不一样。

2019年的第二季度是蔚来最艰难的时刻,他们发生了多起自燃事故,因为电池包问题,召回了超过4800辆蔚来ES8,召回成本超过4亿元,亏损约32.86亿元,并导致7、8月蔚来汽车销量有明显的下滑。

整个1-8月交付量仅为10322台。销售量不足导致资金紧缺,彼时,蔚来账上的现金不足25亿,即使算上流动资产,也不过34.6亿。

直到10月份,蔚来股价下探至1.15美元,较发行价跌去75%,上市不过一年就混到退市边缘。

巨亏、现金流紧张、裁员,蔚来的“梦之队”财务、工程、软件等负责人纷纷离去,高瓴清仓。。。李斌被称作“2019年最惨”的男人。

2020年,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是灾难的一年,但对于马斯克跟李斌,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一年。特斯拉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,蔚来市值接近600亿美元。

当然,在2020年,所有的新势力造车市值都有井喷式的增长,背后有国家补贴整车的影响,有资本泡沫的影响,因此市值并不能反映车企的真实水平。

但在现金流方面,蔚来确实要比19年强不少。

蔚来汽车公布销量数据,2020年前十月累计交付37721台,同比上涨109.3%。

能够做到这完美数据的背后,归咎于ES6的成功,因为这贡献了全部销量的三分之二。倒不是说ES6对比起ES8性能上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特点,特别便宜倒是真的,标配运动版在补贴之前只需要358000元,比ES8下探了差不多10万元。

尝到甜头后的蔚来,乘势而上,推出了价格介乎于ES8跟ES6之间的EC6。在7月份上市,到了10月份销量就达到了1178辆。这台车的主要特点是造型,轿跑造型让它成为了Polestar 2,Model Y等车型的有力竞争者。

当然,这种发展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。这可是用大量的裁员,砍业务以及产能提升换回来的。

在2019年,蔚来就进行了多次裁员,员工数从9834人下降至7442人,共裁员约四分之一。同时,拆分充电业务NIOpower。

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江淮给力。目前月产量以超过5000辆,而且从订购到交付仅为4-6周。

在一系列的开源节流下,蔚来活下来,并成长起来了。

这样的经历跟李斌当年在易车的经历如出一辙。

但产能上升,股价暴涨,是不是就意味着蔚来的日子就稳了呢?还远远没达到。

虽然亏损已经是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小值,但离盈利还有相当一段距离。

根据特斯拉的发展路径看,造车新势力想活下来,年销量得达到3-4万。而想要盈利,年销量得达到7-10万。年销量如果到15-20万辆,才能决定现金流能否自给。

目前来说,还是任重而道远。

贾跃亭,李斌,何小鹏,同样是做互联网出身,公司也是同一个年份成立的,为什么李斌能够脱颖而出呢?

为什么局长的出身比李斌好几万倍,最终知名度差那么多呢?他长得帅一点吗?这也是值得思考得一个问题。

好了,这波尽职调查完成了,局长要继续完成《我的奋斗》的剩下章节内容了。

101